Loading...

由生肖表话老工艺

生肖表并不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事物。早在几百年前,瑞士钟表商就曾为中国的皇家贵族制作与黄道十二宫有关的钟表,或是在十二个时辰的刻度上标注属相。如今中国成为欧洲一些钟表品牌全球范围内最主要的市场,于是每年都有大量生肖表面世,这在历史上倒是绝无仅有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品牌并不只“讨好”中国,比如瑞士独立制表品牌De Bethune前两年推出的DB25 Imperial Fountain腕表,将圆明园十二喷泉兽首的元素用在表盘上,追根溯源却是因新加坡市场而生的。很多品牌还会针对俄罗斯、土耳其、印度这些发展迅速

在我印象中,最早开始做生肖表的应该是雅克德罗和江诗丹顿后来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意识到中国市场的地位举足轻重,于是逐年推出生肖表来满足中国消费者的胃口。但这并不意味着欧洲钟表品牌对中国市场有多么大的倾斜。就像百达翡丽,每年都做生肖表,却从没赶在中国年之前推出过,他们按部就班地在年后的巴塞尔表展上发布限量的生肖表,因为其数量实在太少,只占全年产量的一小部分,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伯爵今年这块以马为主题的微绘珐琅腕表本来也不是为马年而创作的,但凑巧赶上马年问世,出自珐琅名家Anita Porchet女士之手。我曾经和Anita有过一次交谈,她因为接受了伯爵的邀请每年创作一款生肖作品,去故宫和其他几个中国的博物馆寻找灵感,对她来说最大的难题是如何弥补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她说创造一件好的珐琅作品其实很困难,某些品牌做出来所谓珐琅完全是不通透的,违背了珐琅真正的特性,反射不出美丽的光泽。她也常常不满意自己的作品,于是会回头去看历史上的珐琅作品,同时担心这一古老的技法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失传,这也是我们中国的手工艺大师需要面对的问题。

以动物为主题的腕表大家早就司空见惯了,而在某一个年份推出对应属相的生肖表似乎更能引起热议,欧洲高级钟表制造商很乐于创作这种具有话题性的腕表。生肖表的风靡当然是因为市场的驱动,哪个市场变得比较重要,品牌就倾向于为之投入心血。比如雅典曾为俄罗斯推出了专门的表款,萧邦这三年来都有运用日本传统莳绘工艺的腕表面世,而伯爵今年所做的特别腕表中有一半是为中国而造,另一半则是为印度。我们最常在生肖表上看到的工艺当属珐琅,它很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标准,在表现动物的神态与身姿方面更是生动,能够活灵活现地描绘出马的奔腾感。今年我们看到了不少出色的珐琅生肖表,比如雅典,他们有自己的珐琅工坊,以掐丝珐琅工艺突出了奔马的矫健与速度,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准。

生肖表并不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事物。早在几百年前,瑞士钟表商就曾为中国的皇家贵族制作与黄道十二宫有关的钟表,或是在十二个时辰的刻度上标注属相。如今中国成为欧洲一些钟表品牌全球范围内最主要的市场,于是每年都有大量生肖表面世,这在历史上倒是绝无仅有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品牌并不只“讨好”中国,比如瑞士独立制表品牌DeBethune前两年推出的DB25 Imperial Fountain腕表,将圆明园十二喷泉兽首的元素用在表盘上,追根溯源却是因新加坡市场而生的。很多品牌还会针对俄罗斯、土耳其、印度这些发展迅速的区域市场推出特别的表款。实际上,只要一个国家的市场达到一定规模和需求量,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未来几年,我个人更希望看到欧洲的制表师和中国传统手工艺大师通力合作,让我们民族的古老技艺在生肖表上有所表现,就像日本的莳绘被萧邦运用得炉火纯青,卡地亚将马赛克拼贴艺术发扬光大,我相信这也是不少中国表迷的共同心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